ArrowM

只做你的小新娘。

快把我哥带走

你们可不可以多给我评论?不给评论我就哭咯

【二】你们什么关系?

易烊千玺刚整理好床铺,舍友就推门而入。

    “千玺你走那么快干嘛?全世界都在等你跟昊然哥同框,你干嘛溜啊?”

易烊千玺双手一摊:“王不见王,懂吗?我俩要是同框外面得多少腥风血雨。”

胡先煦故作嫌弃的摇了摇头:“我看你就是想太多。大家都是同龄人,交个朋友有什么不好?昊然哥就很坦然啊,拉着我问了好多你的事儿呢……”

易烊千玺突然抬头盯着胡先煦:“你都跟他说什么了?”

不知为何,胡先煦从心底生出了一股寒意,他连忙避开易烊千玺的眼神,故作轻松:“我能说什么啊,我了解你的也不多啊。不过昊然哥说了,改天有空一起吃饭。他请客。”

易烊千玺翻身躺下面对着墙壁,冲身后摆了摆手:“再说吧。我和他要想同时有空,难。”

胡先煦看着易烊千玺的背影,觉得这俩人肯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第二天上午没课,易烊千玺本打算一直睡到日上三竿。谁知不到8点,手机就在耳边狂轰乱炸。他素来是有起床气的,可这么些年竟也能在被电话吵醒时完美的收敛自己的脾气。

易烊千玺迷迷糊糊的从床头摸过手机,迷迷糊糊的划开接听:“喂,你好?”

电话那端的白敬亭一听就知道这孩子还没起床,不禁失笑:“易小千,别睡了,你的同学们晨练都结束三个小时了!”

“哦。”易烊千玺翻身坐起:“这就是我为什么不住宿舍而住酒店的原因啊小白哥。”

“你少来。”白敬亭看了眼早高峰拥挤的车流,叹了第一百八十次气:“我知道你是怕打扰到你舍友。不过你一直住酒店也不是办法啊,还是得在学校附近找个房子。”

“易小千?你在听吗?hello?”

易烊千玺吐完口里的漱口水:“刚刚刷牙呢,我在。房子已经托他们去找了,小白哥就不用操心了。我们不如谈谈你为什么要在大清早把我吵醒?我以为今天我能突破我2018年的睡眠记录。”

白敬亭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易烊千玺阴恻恻的声音:“你最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以后你就别想进家门了,小白哥哥。”

“易小千,我劝你不要太过分。虽然我爸妈喜欢你,但这不代表你每一次的打击报复都会成功。日复一日,他们总会看清你乖巧外表下的那颗肮脏心灵!”

“这话你已经说了十年了,小白哥哥。”易烊千玺点点太阳穴:“从我五岁那年你聚众斗殴结果害得我被恐吓晕倒之后,你在叔叔阿姨、不对,应该是你在我们整个小区里信誉度就降为0了。”

“呵呵哒,我实在无法想象当时5岁的一个小娃娃居然会装晕。”白敬亭稳稳地踩下刹车:“现在下楼,哥带你去吃好的。”

易烊千玺满脸狐疑的看着几乎于是谄媚的白敬亭,这太可怕了,白敬亭起了个大早,白敬亭独自开车穿越大半个北京城,白敬亭替他开车门,直到现在白敬亭替他拉出餐椅……

易烊千玺吞了吞口水,惊恐不安地眨着眼睛:“小白哥,你是有什么困难吗?有困难说出来,大家都是兄弟,能帮你的我一定帮。”

白敬亭抬手就是一个脑瓜崩儿:“想什么呢?!我这不是昨天没赶上你的开学典礼,今天给你补上啊。顺便问一下,你有参加新一季《明侦》的欲望吗?”

听到白敬亭的话,易烊千玺瞬间放松了下来,他一边翻着菜单一边头也不抬的回话:“没有,你知道的,我拒绝动脑。”

白敬亭早就料到这个答案,也不失望,起身给易烊千玺倒好豆浆,随意说道:“你不去也好,这次录制有刘昊然,你们俩同框估计又要进行720°无死角比美。”

不知为何,易烊千玺顿时没了胃口。

“怎么了?脸阴的跟什么似的。”白敬亭捏了捏易烊千玺的脸:“瞧瞧瘦的,多吃点儿啊~别给哥省钱。”

易烊千玺正要打掉白敬亭的手,却定定的愣在了那里。白敬亭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从楼上下来愣在楼梯口的刘昊然。

这算什么?三大墙头的首次碰面?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不如待会儿去买张彩票?白敬亭放下捏在易烊千玺脸上的手,十分友好的冲着刘昊然挥了挥手:“嗨,好巧,一起吃点儿吗?”说着拍了一下易烊千玺的背:“千玺,跟你师哥打个招呼啊。”

白敬亭本来想着这人从楼上下来,肯定是已经吃好了,都在圈里混,不打招呼不好,也就随意客套一下。毕竟是要一起上节目的了,总不能让场子冷在那儿。结果这边易烊千玺回过神后就直接坐在那儿,那边刘昊然却冲他一笑:“好啊,正好楼上没空位了。”说着,便在易烊千玺对面拉开位子坐了下来。

易烊千玺却突然起身:“小白哥哥,我突然想吃西餐了,我们走吧。”

白敬亭无奈的拍了一下易烊千玺的后脑勺:“我看你不是想吃西餐,你是想宰我吧?”说完给了刘昊然一个歉意的微笑:“不好意思啊,我这弟弟从小就任性,想起一出是一出。那我们改天约。”

刘昊然这次却没把易烊千玺放走,他抢先一步,紧紧攥住易烊千玺的手腕:“我突然想起来,我跟千玺师弟有点事儿要聊,小白哥哥不介意的话等我们一下。”说完就拉着易烊千玺去了几米开外。白敬亭刚要追上去,易烊千玺却回头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停住了脚步。

易烊千玺把手从刘昊然手里挣脱开,揉着手腕低头不语。他知道刘昊然在看着他,但他没有抬头,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半晌,刘昊然认输般叹了口气:“烊烊……”

易烊千玺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睛里尽是疏离:“昊然师兄,我们还没熟到能这么亲密称呼的程度吧?”

“烊烊,你要哥哥怎样能原谅哥哥?哥哥什么都去做,好吗?”刘昊然抬手想揉揉他的头,却被易烊千玺偏头躲开,伸出去的手只能握成拳垂了下去。

“哥哥?”易烊千玺满脸的疑惑:“师兄这么自来熟的吗?我家里只有一个弟弟,哥哥的话……”易烊千玺冲白敬亭的方向努了努嘴,“看到没,也就那个邻居家的便宜哥哥了。师兄这搭讪方式不及格啊。”

“烊烊!”刘昊然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瞬间又低了下去,语气近乎哀求:“算我求你,好好说话,行吗?当年的事确实是哥哥的错……”

易烊千玺打断刘昊然的话,面上带着面对陌生人的笑:“师兄原来是认错人了啊,没关系,我不介意的。我哥在等我,就先走了。”

刘昊然眼睁睁的看着易烊千玺走向白敬亭,看着易烊千玺冲着白敬亭笑,看着白敬亭弹易烊千玺的脑门,看着两个人走出门外……无论谁看,这俩人都像极了一对亲兄弟吧?易烊千玺真的是懂得如何在刘昊然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刺上一刀的。

而走出门外的易烊千玺弯下腰捂着心口大口的喘着气,把白敬亭吓得恨不得立马打120.易烊千玺慢慢直起身,一脸恶作剧得逞的表情:“小白哥,被我的演技折服了吧?”

白敬亭很想忽视掉易烊千玺唰白的脸色,冲他翻个白眼。但到底只是轻轻揉了揉他的头:“走吧,哥带你去吃西餐。”

易烊千玺擦干嘴巴,托腮看着白敬亭:“想问什么就问吧,别一脸便秘的表情了。”

白敬亭迫不及待的放下刀叉:“你们什么关系啊?你们聊了什么啊?为什么你们聊完后他整个人一副心碎的表情啊?是不是他欺负你了?要不要哥在节目里替你报仇?”

又为什么你明明好多年没再犯过的心脏病会突然复发?

易烊千玺耸了耸肩:“注意一下用词,不是‘我们’,是我和他。至于我和他的关系——”

  “我说他是我前男友,你信吗?”


快把我哥带走

看了快把我哥带走哭成傻逼之后的脑洞,虐甜虐甜的。

【一】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易烊千玺醒过来的时候是凌晨2点零8分。他伸手打开床头灯,起身进了浴室。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擦着头发出来,将湿透的床单与枕套同换下的睡衣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睡是睡不着了,易烊千玺站在11层落地窗前俯瞰着这座城市,他的眉头微微皱着。是最近太空了吗?为什么又会做起那么久远的梦?明明已经过去那么多年,可那个场景总在他快要忘记的时候来到他的梦里,一遍遍的提醒他:你在许多年前,就是被抛弃的人啊。

易烊千玺呼出一口气,原本打算开学后好好在学校学习充电给自己放个假的,为了不让自己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该接的活动剧本什么的还是得接啊。

第二天叶风提着餐盒来找人,刚一进门就看到了睡在沙发上的易烊千玺。易烊千玺睡得很轻,听到开门声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半晌露出一个笑:“早啊,风姐。”

“你怎么睡在沙发上?”叶风把早餐放到餐桌上,一边示意易烊千玺去洗漱一边似是不在意的问了一句。

易烊千玺的声音从洗手间传来:“昨天看电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洗漱好后的易烊千玺坐在餐桌前,喝了一口豆浆:“我这好不容易杀青,就稍微的放纵了那么一下。”

叶风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呀!都要成年了知道吗?”

“对了,明天中戏开学典礼,你的发言稿真的不用工作室的人帮忙写吗?”

易烊千玺咽下口里的奶黄包:“不用,我已经快写好了。中戏第一找人代笔,传出去很丢人的。”

“也是。你的文笔出了名的好,也不需要我们担心。”叶风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那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们来接你。”

“对了,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你垃圾桶满了,就一起帮你带下去了。你慢慢吃,午饭想吃什么说一声,或者你要是想出去,请你一定一定叫上胖虎,OK?”

易烊千玺喝完最后一口豆浆,将豆浆杯投进垃圾桶:“三分球,漂亮!风姐慢走。”

叶风提起垃圾袋,不经意的瞥到压在最底下的床单,在心底叹了口气,冲人扯了扯嘴角:“明天见。”

易烊千玺为什么扔掉床单,叶风不问也清楚:肯定跟他始终不愿意提及的过去有关,跟他想找的那个人有关。叶风回想起五年前第一次见到易烊千玺的情景。

那时候的易烊千玺小小的,不到13岁,眼神里却始终透着一股倔强。他就那样站在了叶风面前,一字一句的说:“我想当明星。”

当时公司是不收未成年练习生的,但叶风最终把他收了下来。或许是因为易烊千玺所展示的优秀舞蹈功底,又或者是易烊千玺在她问他为什么想当明星时给她的回答。

“我想找一个人,可我找不到他。我想,既然我找不到他,那我就站到显眼的地方让他来找我。”

刚开始的易烊千玺是满怀希望的,他活泼可爱,一点都不吝啬于向观众展示他孩子气的一面。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这孩子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模样,把属于孩子的活泼藏了起来,让自己像一个大人一样成熟?甚至再也不会缠着她问“姐姐,今天的节目会有多少人看?”

叶风正想的出神,手机的特别关心就响了一下。是易烊千玺发来的微信,“风姐,何老师问我最近有没有时间去一下快本。”叶风看了看手机里易烊千玺满满的行程单,给他回了一句“千玺,你最近除了上学其余的行程都很满了,我劝你放弃。”

对了!是快本!那年易烊千玺因为一个练习室的舞蹈视频大火,第一次上快本,同台的还有几个同龄小孩儿。如今这几个小孩都已经成了新生代数一数二的存在,发展最好的除了易烊千玺,应该就是易烊千玺名义上的师兄刘昊然。

似乎就是从那天以后,易烊千玺越来越火,但也越来越成熟。那个小孩子易烊千玺似乎就是从那一天消失了。

易烊千玺为了赶上开学典礼起了个大早,叶风看着他一边让发型师贴假发片一边读稿,时不时的还打个哈欠,心下疑惑:“自己写的稿你还打算倒背如流吗?干嘛不多睡一会儿?”

易烊千玺喝了一口胖虎递过来的咖啡,瘪了瘪嘴:“不求倒背如流,但求流利顺畅不口误。外面多少双眼睛盯着呢,这要是读错一个字那还得了?”易烊千玺再次读了一边稿,确定没有问题后,接着说道:“前几天刚发生的前车之鉴啊,人家有钱公关,我的钱都用来养你们了,可没钱公关。”

叶风看着易烊千玺手腕上的那支江诗丹顿,不由自主地翻了个白眼。

开学典礼进行的很顺利,易烊千玺的发言稿让中戏的师生刮目相看。室友里也有一个小时候一起拍过几场戏的小童星,小童星的自来熟让因为参加亚运会闭幕式而错过军训的易烊千玺少了几分局促。

“千玺,你军训没来真的是损失惨重啊!风头全被昊然哥抢了。你要是在,我真的很想知道是你的传奇多还是昊然哥的多。”室友正在跟他滔滔不绝的说着某位师兄的军训风采,冷不防的后脑勺被拍了一下。

“谁啊?没看到我在吃饭……”室友有些生气的回过头:“昊然哥?!你还没走啊?”

“我这几天在这边还有几节课,暂时走不了,还好没走,不然哪能听到你在背后说我坏话?”刘昊然冲千玺扬了扬头:“好久不见啊千玺。”

易烊千玺扯了扯嘴角:“好久不见,昊然师兄。”

或许是刘昊然的错觉,易烊千玺似乎并不情愿跟他打招呼,不是外界所传言的高冷,更像是发自内心的厌恶,厌恶中似乎还带了点失望?刘昊然想不通自己是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小师弟,明明他对这位只见过几面的小师弟感觉很亲切的。就像是贾宝玉的那句“这位弟弟我曾经见过的。”

等等,弟弟?!

刘昊然猛然凑近易烊千玺,看到了易烊千玺眉间新生的那颗痘痘,而在那颗痘痘旁边,正好是一颗小小的朱砂痣。

“对、对不起啊千玺,吓到你了吧?我、我不是……”刘昊然话还没说完,易烊千玺已经大步离开。

从背影上看,更像是落荒而逃。

刘昊然的手伸出去,却最终无力的垂了下去。


额……不知道说些什么,我就表明我的看法吧
我理解大家想吃肉的心情,但是我不接受以下肉:
第一,公交猥琐地铁猥琐什么的。那是性骚扰,在现实里打死都不为过的,你他妈在公交上遇到性骚扰还能跟他做还能高潮吗?就算你能,你不要脸,不好意思,我儿子不是你,谢谢。
第二,莫名其妙qj的。理由同上。
我儿子是高岭之花,不是他妈的鸭!!!别为了满足自己写些恶心人的东西!!!
言尽于此,想骂随意。这是我的态度,谢谢。

“军训完了?”
“嗯,结束了~”
“军训完了……”
“嗯,是的。”
“军训完了。”
“好了,我们这不是见着了吗?”
“嗯……”
“军训虽然结束了,但我们永远不会结束的。”
“嗯!٩(๑> ₃ <)۶ ”

你不必惦念着我们的爱,那是你自己的未来。
轻装上阵,不要有负担。

被某人的团队干得恶心事气着了,所以以后拒绝我崽崽和他拉郎。
自己做错事请自己承认自己道歉,别总想着营销拖无辜人下水!!!

守护你,我说到做到。😭😭😭

浮世万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
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
我如今爱上了一个天神,怎么再去爱一个凡人……

易燃装置加油啊!!!小P!!!亮亮!!!韩宇!!!加油啊!!!拿冠军啊!!!👊👊👊

声临其境

迟来的300粉福利,因为我搞不清乐乎的底线,所以只能走外链了……全文正规综艺向!!看完了记得回来给我小爱心。博君一笑,献丑了。
http://pianke.me/version4.0/weixin02/wxshare.php#!/article/5abce9f7a581a34f7e851f07
可以直接点评论进